芒果味汽水

矫情作者的日常放飞

不务正业,建议最好别看,特别矫情。
形象崩塌。
不是更新(。)
应该不会被打死


以“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为结尾写虐文。



我梦到过满天的繁星,那是被灰尘渲染的城市无法拥有的景色。
我不会认星座,更何况那只是一个梦,梦大抵都是模糊不清的,我知道我看到了星星,可看不见具体的模样,只有闪烁不定的光晕。
我站在草原上,前方是幽暗的森林。

模糊的星星弄花了我的眼,我的世界一片眩晕。

他站在我身旁,哼着漫无节奏的曲子,身影和曲子一样模糊不清。
我看着星星,又看着他,梦境有时就是毫无章序的电影,不断切换着分镜,一会儿是星星,一会儿是他。

毫无目的地,我忽然感受到了悲伤,从肋骨之下反射过来的疼痛弄湿了我的眼眶,压抑住我的呼吸,让我无法哭出声来。

我与这繁星美景毫无瓜葛,在苍穹之下,在悠闲的他身旁,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安详,痛苦的我与这一切格格不入。

镜头又拉长了,我成为了局外人,似乎是站在“我们”的身后,脚下是布满萤火的草原,头顶是布满繁星的苍穹,前方是幽暗的森林。
我看见“他”的身影被萤火虫包围,我看见“我”在无声的哭泣。

像是在很久以前就听过这种说法。死去的人来梦里找你,是为了告诉你什么。
那你呢?
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问不出口,这种问题我问不出口,我的呜咽都随着眼泪无声的落入草地,我的声音被一起扼杀在静谧之中。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么少女心的人,我未曾去幻想过关于星空的一切,可是在这片我幻想的繁星之下,我祈祷着时间缓慢,不,停下来,无论是梦里的还是现实中的时间,停下吧,求求你快停下吧。

我想陪着他,哪怕只是梦境,哪怕只是幻想。

我希望一直这么下去。

—END—

完成一篇了。
写得挺爽的反正只是为了自己爽,好久没走矫情风了,好开心(。)放飞自我。
自己都看不下去,写的时候倒挺爽的(。)
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让我沉迷放飞谢谢,别打醒我。
出门左拐药店就有眼药水卖( •̥́ ˍ •̀ू )心疼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4)

© 芒果味汽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