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味汽水

开学了来一发【狗血矫情短篇】【已完放心入】

《开学了来一发》

#标题和内容无任何关系,请放心食用#

#超蝠分手的狗血矫情故事#

#无意义短篇,语死早,逻辑废,可接受请入谢谢。我们不撕不约。#

#严重OOC恶心到了你不是我的错……我提醒过你了……#

——开始——

 

“我不得不提醒您,布鲁斯老爷,您已经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盯着同一个屏幕将近十分钟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将沉思的蝙蝠侠唤回了人间,布鲁斯似乎还有一些反应不过来,他的表情告诉阿尔弗雷德他刚才是多么的不在状态。

 

蝙蝠侠不在状态?

这可真是太罕见了,阿尔弗雷德暗想,同时也太糟了,亲爱的布鲁斯老爷一定是遭受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某些……他难以一时消化的事情。

 

我们忠心的管家提出了他的建议:“布鲁斯老爷,您也许应该休息一下,您现在看起来可不怎么样。”

而布鲁斯当然拒绝了:“没有关系,阿尔弗雷德,我很好。”他站起来戴上了面具,缓步走向了蝙蝠车:“我去巡逻了,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望着蝙蝠车驶出蝙蝠洞,直至消失不见,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茶点,自言自语道:“……也许我应该让他先吃一点小甜饼再走?”

 

在巡逻的布鲁斯不会知道阿尔弗雷德的自言自语,但他知道阿尔弗雷德语句中的关心,可是他不需要,也不希望老管家来为他担心——至少是在这件事上。

这只是一件小事,不会改变什么。布鲁斯踢开了拿着匕首冲上前的小混混,顺便一拳打在了对方的下巴上,是的,这种小事不会改变什么。地球依旧旋转,哥谭依旧混乱无比,没有人、没有事会因为他和超人分手而变化,阳光仍然普照大地,黑夜仍然侵蚀着这个世界,即使他和超人分手了,也没有某个多情之人会为此流下热泪。

这只是一件小事。

没什么大不了的。

 

蝙蝠侠将罪犯们打包丢在了GCPD门口,接着回到了蝙蝠洞。

 

他疲惫地摘下面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好累。

他从来没有想过,巡逻竟然会是这么累的事情。今晚自己完全不在状态,他的脑海里全是一些奇怪的东西,他的身体在依靠本能工作着,而他的灵魂呢?就在一旁冷冷地看着。

 

布鲁斯坐在椅子上,觉得自己现在满身疲惫,他现在只想沉睡,永眠不醒。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他还要巡逻哥谭,还要担当联盟的顾问,还要支撑庞大的韦恩集团,还要解决一系列头疼的事情。

 

他的字典里永远没有“假期”和“休息”,包括它们的近义词。

 

我已经……

布鲁斯没有再想下去,因为这必然会使他走向一个消极的状态,而他不能有一丝想要放弃的想法,这个念头是致命的,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开始细想这个念头,接下来自己会堕落到深渊之中。

 

他开始了工作。

再一次。

 

他已经习惯了使自己处于极端紧张的状态下,他将自己变为机器,一刻不停地运转着。

他查看着监控,在确定今晚哥谭不会再有任何大麻烦出现之后,他的视线转移到了之前一直回避着的那个监控画面。

是的,在看向那个监控画面前,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是多么、多么努力地在使自己的目光不要移上去。

 

今晚最后的工作。

查看安装在超人家的监控。

 

布鲁斯依旧皱紧眉头,嘴角用力地抿着,他的喉结滚动了几下,他的目光包含了太多情感——那些他不愿意承认的,却一直都存在的情感。

它们就在那里,等待他因为它们而心烦意乱,让他陷入回忆编织的网,被那玩意儿死死黏住,然后它们就可以冲上前,将他辛辛苦苦建立的一切伪装吞噬的一干二净。

 

Enough.

布鲁斯在心中咒骂着,他不情不愿的点开了监控,观察着超人一天的行为。

没有什么特殊的,就和往常一样,克拉克起床,然后快速地洗漱完毕后就去上班,在傍晚时分回到家中,完成当天未完成的工作,最后洗个澡,上床睡觉。

 

布鲁斯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有规律的敲打声维持着他的清醒,防止他的思维被卷到其他地方。

 

在得出克拉克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的结论后,布鲁斯有些愤怒地关上了监控。

 

愤怒什么呢?

Come on,布鲁斯。你知道不是么。布鲁西宝贝儿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响起,你是在愤怒那该死的氪星人没有丝毫变化,显得你那么的无助脆弱……哦,分手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事儿对吧?你却像个激素分泌过多的青春期女生为此精神恍惚,这实在太傻了,太傻了,布鲁斯。停止这些想法吧,它们没有任何用处。只会让你变成一个被丈夫抛弃的怨妇。

哥谭甜心苦口婆心的劝着,而布鲁斯却没有理会他,他只是关掉了监控,起身离开了蝙蝠洞,在泡了个澡后爬上了那张柔软的大床准备睡觉。

 

他以为布鲁西会停止说话,但是当他躺在床上的那一刻起,布鲁西就没有停止过他的骚扰。

你还记得你们是怎样在床上相拥入眠的吗?你还记得早上第一眼就看见他的笑脸是什么感觉吗?我还记得你当时想的是:恋爱似乎也不是难以接受……不要否定,布鲁斯,我都知道。因为他在一旁躺着,那似乎带着阳光的气息让你很安稳,那天晚上你睡得很香……

 

布鲁斯想让哥谭甜心停下来,他一直在心里喊着:停下、闭嘴、住嘴、停下、停下、停下、停下停下停下停下停下停下停下停下停下——

 

没有任何预兆的,布鲁西的声音消失了。

布鲁斯长出了一口气,但是没多久他便再次感到了不安。

因为他其实很清楚,布鲁西只是他逃避的一种手段,他幻想着是哥谭宝贝在诱使——或是逼迫他回想那甜蜜的痛苦,但实际上是他自己在回忆着那一切。

 

回忆在巡逻时克拉克总是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

回忆站在滴水兽上时克拉克的关心;

回忆在蝙蝠洞里工作时克拉克为自己端来的自制点心;

回忆睡觉时克拉克的气息;

回忆醒来时克拉克的笑容;

回忆他的声音;

回忆他的话语;

回忆他的表情;

回忆他的动作;

回忆他望向自己的眼神……那可真要命,用一句布鲁斯看过的矫情话语来说就是——他看向我的时候,那个眼神似乎是在看全世界。

 

布鲁斯还是被回忆精心编织的大网所吞噬了,而且他还是心甘情愿跳下去的。

 

他拉了拉厚重的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冷的要命。

从心底到指尖都感到寒冷。

也许……是暖气坏了吧?

他这么想着,浑浑噩噩地睡去。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居然写出来了我居然写出来了这么矫情的东西我!居!然!写!出!来!了!

啊啊啊啊我已经预感会被喷了_(:зゝ∠)_

循环BGM┏ (゜ω゜)=☞《H.A.T.E.U》


评论(6)
热度(37)

© 芒果味汽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