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味汽水

【法加/米英】Almost Lover(吐槽逗比向/一发完)

《Almost Lover》

去年在贴吧发的文,稍稍修改了一下就放这儿了。
当时是连载所以会有一些章后吐槽,因为觉得删掉有点可惜所以就保留了下来,希望不会影响阅读。一发完。
CP:法加,米英
注:OOC有,非国设,短篇(Maybe?),狗血,米英有,吐槽向,相信我这不是法英不是法英不是法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
一切悲剧始于戏言。

2
亚瑟坐在酒吧内不停地抱怨他的新恋人有多么的愚蠢和自大,弗朗西斯则是将这里的所有人都粗略地扫了一遍,发现今晚没有合胃口的人,他只好失望地收回目光端起酒杯轻吮一口顺便调侃一下亚瑟:“这算什么,你们在床上管这些?”
亚瑟嘴里的果汁差一点喷了出来。
“拜托,我们是恋人,恋人!不是炮/友!”
弗朗西斯对亚瑟的反驳毫不在意:“有区别么,不都是为了这个?”他做了一个下流的动作,害得亚瑟想把玻璃杯甩在他那张好看此刻却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的脸上。
“红酒混蛋!你真的有身为以浪漫著称的法/国人的自觉吗!?”
“哼……”弗朗西斯嘴里吐出不屑的一声轻哼:“小亚瑟你可不能对哥哥的血统有任何质疑,你可以切开我的血管看看里面是不是流着蓝色的鲜血。”
“切,你可没有一位贵族应该有的一切。优雅、浪漫、高贵……”
“得了吧,你还是超级绅士的英/国人呢。我怀疑你的国籍一定是被做了手脚。”
弗朗西斯毫不在意地嘲讽回去,过了几秒后才想起来什么似得凑近了亚瑟,神秘兮兮地问道:“对了,你还没有跟我说你的新男友在床上——”
“弗朗西斯!”
亚瑟终于没有忍住把杯子扔向了弗朗西斯。
“我再说一次我们是恋人!恋人!你这种家伙永远也不可能明白因为你TM这幅模样不可能谈!恋!爱!”

3
“哥哥我谈恋爱了。”
弗朗西斯坐下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亚瑟在心中庆幸自己还没有把果汁喝下去不然一定会被呛住。于是他淡定地把果汁推得远了一点,尽量用很淡然的语气问:“怎么回事?你的灵魂出了什么问题吗?需要我的精灵们帮忙拯救一下你吗?”
弗朗西斯熟稔地点了一杯酒,接着转过头来回答亚瑟:“哥哥没有任何问题,还有小亚瑟你真的不愿意去看一下心理医生吗,你的幻想症越来越严重了。”
“……我很好谢谢。”
“真的吗,我对于已经成年还相信世上还有精灵的人的话感到怀疑。”
“……好吧,我们来谈谈你怎么……谈恋爱的。”
弗朗西斯喝了一口端上来的酒,听到亚瑟的问题后他似乎有些惊讶:“小亚瑟你居然对这种事感到好奇?”他的表情跟见了鬼似得:“难道你受了什么刺激?你男朋友不/举还是早?泄?”
“……”
“……我们有话好好说小亚瑟把杯子放下,上次你差点害哥哥破相……咳,哥哥我呢,是在学校的图书馆碰到他的。”
亚瑟挑眉:“电影里常见的相遇情景。这样老套的剧情还真适合你啊。”
“……咳,你不知道那孩子长得有多可爱,耀眼的蓬松的金发,迷人的紫色眼睛,还有那无辜的眼神——哥哥被他击中了!”
“……你是对对方的外貌击中了吧?”
亚瑟的吐槽没有给弗朗西斯造成多大伤害,他依旧沉浸在对对方的意/淫中:“他那副可爱的模样真让人忍不住想要犯罪,他一定是一个很害羞的拘束的孩子!要是稍微亲近一点的话他的脸一定会特别红!”
“……”
槽点实在太多亚瑟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
“接吻的时候他一定会羞涩地抬起脸,紧张的闭着眼睛,金色的睫毛小幅度地闪动着……”
弗朗西斯一下子失了声。
亚瑟正在找着他话中更多的槽点,看见他忽然停下感到有些奇怪:“喂,怎么了?”
接着他看见弗朗西斯一改刚才兴奋的模样颓废地将头埋在吧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用很无力的语气幽幽道:“我刚刚想起来……他好像比我高……难道接吻的时候我要自己抬头吗?”
“……噗哈哈哈哈哈哈!!!!”
—TBC—

4
阿尔坐在家里兴致勃勃地打着游戏,他激动地给了BOSS最后一击——
“Yeah——!”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YOU WIN”,阿尔大声欢呼起来:“hhhhhhhHERO我终于通过这关了!”
马修走进家门时看到就是这样一幕——
阿尔坐在地上,穿着几天未换的T恤,T恤上还沾着几块可疑的黄色污渍,乱糟糟的金发揉成一团,他的身边是已经空了的披萨盒和几杯可乐。
马修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认命般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走进去捡起垃圾:“阿尔,你怎么又不收拾呢?”
阿尔这时候才注意到他,他回头给了马修一个灿烂的笑容:“嘿,马蒂你回来了?”
“嗯。”马修点点头之后把自己的书包和一些物品放在沙发上,接着开始帮阿尔收拾“废墟”。
阿尔发现马修似乎哪里怪怪的,他一开始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等他把视线转移到马修放在沙发上的那些物品后他便怪叫了起来:“啊哈——!马蒂!有人送你红玫瑰?”
马修听到这句话后身体一僵,过了许久他才小声地回了一句:“……嗯。”
阿尔却不在意马修的窘迫,他走过去拿起了那束鲜艳欲滴的红色玫瑰,大声念出了附在上面的小卡片的内容:“‘送给如百灵鸟般最动人的你’……这是什么破比喻啊。”阿尔吐槽了一下后仔细看了看这束花:“咦,没有署名?”
阿尔眨眨眼,之后促狭地看向马修,对方的脸已经红的快滴出血来了:“马蒂,你是在哪里收到的啊?这还真是位奔放的小姐啊。”
“阿尔……还给我。”
“不行,你还没有回答HERO呢。”
“……今天下午去教室后就在我位置上了。”
“呃,所以你没有看到送花人的脸?”
马修摇摇头:“没有,我问了其他同学,他们也没有看到。”
“这样啊……”阿尔发出一声遗憾的感叹:“怎么会没有看到呢,这也太可惜了。”
“阿尔……你……”马修为阿尔表现出来的八卦的一面感到震惊。
“我?……马蒂你那是什么眼神。HERO我像是八卦的人吗?”阿尔明白马修想岔了,他赶紧维护自己高大英勇(并没有)的形象:“HERO只是……只是觉得你……有人喜欢了,挺好的,因为HERO一直担心你会找不到另一半。”(KY属性暴露无遗)
马修听完后忍住了抽抽嘴角的冲动:“阿尔,我很感谢你……的担心。”他拿过那束热情的玫瑰:“不过我觉得如果那个……嗯……追求者。”说到这个词的时候马修的耳朵红了起来,他尴尬地咳了一声,接着说了下去:“如果对方是这么……热情主动的人的话,我怕我和对方不会很合适。我也许……会吃不消。”
阿尔闻言只是走过去大力地拍了拍马修的背,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够承受他的怪力:“啊哈哈哈哈哈,你在担心什么啊马蒂,你可以去试试,万一你其实很适合这种类型呢?对吧?不试试怎么知道?就像很多人一开始觉得我和亚瑟一点都不般配,你看,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吗?”他向马修竖了一个大拇指来鼓励他:“别担心这种还没有一点征兆的事,下次如果你看到了那位追求者的真容,你就考虑一下要不要和她交往吧。说不定你会很喜欢她呢?”
“……那好吧。我……试试。”

5
“阿尔……”
“嗯,马蒂回来了?今天碰到你那位神秘的追求者没有?”
“碰到了……可是……”
“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你有没有答应和她交往?”
“……我答应了。不过……”
“哎呀马蒂你答应了就答应了还支吾什么呢?”
“……是‘他’(HE)不是‘她’(SHE)。”
“什么啊是个男人啊……什么!?是个男人!?WTF!!”
“……”
马修决定不回击阿尔他自己的爱人也是个男人这种事实。
我还真是大度啊。
他这么想着。

6
【提醒:米英出没请注意】
亚瑟在清晨阳光的沐浴中醒来,他迷茫地眨眨眼,感觉到身上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回头一看发现是阿尔。
哦,对了,我们昨晚上在外面随便找了一个房间就开始没羞没躁的玩各种PLAY了。
亚瑟不仅想起了这些,还想起了更多的细节——足够让自己羞愧不堪的细节。
“该死的美/国佬.”
他咒骂了一声,想要推开压着自己的阿尔,却发现经过昨晚的“运动”后自己根本没有力气推开他。
“……该死的精力旺盛的美/国佬。”
他又骂了一声,放弃了挣扎,仅仅伸出手去拿搁在床头的手机看看时间。刚刚解完锁就看到一条又一条的短信弹了出来,发信人还是同一人。
亚瑟的眼角不自觉地抽了抽,他小声地嘀咕:“弗朗西斯在搞什么啊。”然后打开了短信。
[ 小亚瑟你说我约小可爱出去吃晚饭怎么样? ]
[ 诶怎么没有回哥哥?该不会在约会吧?(坏笑) ]
[ 话说小可爱除了身高之外都是哥哥的菜啊!(为什么他不能矮3cm呢?3cm就好啊!)哎你不知道他答应和我交往的时候脸有多红~~!!!!!!!超诱人的!!!!我差点忍不住亲上去了!不过为了防止吓到他所以哥哥我忍住了,但是哥哥以后一定要补回来!! ]
[ 唉小亚瑟你怎么还不回哥哥短信呢哥哥现在真的很纠结想要约他又怕他觉得进度太快你看马上就要天黑了再不约就来不及了啊啊啊啊哥哥我连标点符号都不想打了哥哥现在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
【亚瑟吐槽:“恋爱这种东西果然会让人变白痴。”】
[ 好了现在天都黑了哥哥最后还是约了他……不!过!他说他弟弟出门了所以需要呆在家里看!家!所以!哥哥!失败了!该死的!我要诅咒他弟弟!早不出门晚不出门偏偏这么关键的重要的神圣的时候出门! ]
【亚瑟感觉到一旁的阿尔在睡梦中不安地动了动。】
[ ……小亚瑟,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回哥哥短信,你一定是在约会没跑了……唉,哥哥一个人好孤独啊…… ]
[ 算了我不管了我明天一定要和他约会!我马上就去发短信就不知道这么晚了他睡没有…… ]
[太好了他终于回我了!……隔了10个小时的回复……下午哥哥就去约会了!你说我穿的休闲一点还是正式一点好呢?]
亚瑟没有回弗朗西斯的短信,因为他的双眼正死死盯着最后一封短信的发送时间……
几秒后,某个酒店的某个房间内传出了某个人的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该死我要迟到了!!!!!阿尔弗雷德你TM快从老子身上滚下去老子上午还有课啊啊啊啊啊!!!!!”


7
【注:这里的寄件人收件人都是杜撰的,不要做任何代入】
寄件人: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腐女子
收件人:我只想安静地耕耘冷CP的田地
发送时间:20XX年6月7日9:37pm

亲爱的我只想安静地耕耘冷CP的田地:
你好!
……说实话我真的很想吐槽这个邮件传输软件的固定开头:“我亲爱的‘XXOO’”再加上一个“你好”。这真的很蠢不是吗?当然也有一点点萌啦(~ ̄▽ ̄)~
咳咳说正事,我跟你说,这次我出来旅游遇见了一对情侣!
一对!特别!可爱可爱可爱的情侣!(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他们两个看起来都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样子……攻一看就是那种温柔风流(?)型的,受呢有一点点……嗯……小动物的感觉?就像仓鼠=W=(当然我们都知道这种生物实际上有多么可怕【注1】)
啊啊啊啊你不知道,当时他们两个走在街上,我走在他们身后,我一开始还很纯洁地以为他们只是朋友!(当然我当时还是YY了一下)可是过了一会儿后,小攻就光!明!正!大!毫!不!羞!耻!地牵了小受的手!当时小受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还很紧张地往四周瞟担心被人看见……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我也要一只!【←住嘴】
对于小攻的这种行为,我只想说:干得漂亮!
咳咳我偷拍了一张照片↓在这里
[弗朗西斯走在街上没有廉耻地牵起马修的手害得小天使脸特别红的图请大家自行脑补当然如果有小伙伴愿意画出来我是很乐意的]
请耽美大神保佑我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再碰到他们吧!【双手合十】
等一下我刚刚才想到他们当时的那情况,不就是传说中的——约会吗!?
好了我不写了债贱ヾ( ̄▽ ̄)~我要去跑圈了不要拦我!!!

祝你:萌的CP越来越冷【不
你的: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腐女子
20XX年6月7日

8
阿尔站在楼下等着电梯,他难得很耐心地看着那个数字一点点变小,最后在一声轻响中变成“1”。
电梯门打开了,阿尔却意外地在电梯里面看到一个男人。
不不,电梯里有一个男人这并不反常,关键是这个男人头发凌乱、神色狼狈、鼻子很红似乎是在哪里撞到了。而且阿尔以他的快餐打折券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阿尔看到这个男人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后走出了电梯,走出了公寓大门。阿尔疑惑道:“这么晚了……怎么会有人出门呢?话说回来最近没有人搬进来啊。”
他在不解中走进电梯,按下楼层数。
电梯门缓缓关上。
阿尔看见那个男人站在公寓外似乎正打着电话,他还想知道这个奇怪的可能是变态(阿尔事后说他之所以这么觉得是因为很多电影里行为可疑的人都是变态)的男人的下一步动作,电梯门却在这时无情地合拢了。
“Oh,come on!”阿尔不满地撇起嘴望着那个“无情”的电梯门,那样子活像一个被人抢了糖的小孩。

—TBC—
【注2】:仓鼠实际上是领地意识很强的动物,把两只放在一起养简直是作死的行为,因为一只会打压另一只……我朋友说以前她妹妹养过两只仓鼠结果一天早上起来发现其中一只把另一只的脑袋咬掉了……_(:зゝ∠)_……

9
亚瑟已经很久没有去酒吧了,更何况他前一天晚上受尽了某个年轻小伙子的“欺负”,现在只想好好休息,可是他实在受不了弗朗西斯的“夺命连环CALL”,最后很无奈地答应了他在酒吧里碰面。
一走进酒吧他就看见弗朗西斯坐在吧台那里,孤独的背影正散发着肉眼可见的黑色气体。
“搞什么啊。”亚瑟不满地嘀咕着“这家伙被甩了吗?”
他穿越拥挤的人群终于走到了吧台那里,一坐下他就看见弗朗西斯的鼻子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创口贴,那滑稽的模样让亚瑟一下子笑出声,之前的不满瞬间消失不见。
弗朗西斯用幽怨的眼神望着亚瑟。
他喝了一口酒,接着用十分悲凉的语气说道:“唉……小亚瑟,你真是太令哥哥寒心了,你难道忘了我们之前的那些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吗?”
亚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谁和你有过‘之前’啊!!”
他坐下来点了一杯果汁,然后转过头去望向弗朗西斯,看见他的造型又忍不住弯下身子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你那个样子哈哈哈……”
弗朗西斯的眼神更幽怨了。
“呃,咳。”亚瑟止住了笑,开始问正经事:“说真的,你这么晚叫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笑话?你什么时候变成抖M了?”
“……”
“好吧好吧我不开玩笑了,我就给你拍张照发个脸书让你红一红。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论弗朗西斯吃瘪的必然性因为他总是这么作死’。”
“……也许我应该把你喝醉酒之后跳钢/管舞和脱/衣舞的视频一起发到脸书上去让你红一红,顺便给你的小男友也发一份过去。”
“……你赢了。”
“嗯哼。”弗朗西斯发出获得胜利之后满足的轻哼,他轻轻摇晃着酒杯,酒杯里的冰块在五彩的灯光下闪着炫目的光芒。
“我今天……和小可爱出去约会了。你知道的,传统的套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顺便牵个小手,然后去餐馆吃饭,最后是一部完美收场的午夜档电影。”
亚瑟听到这里,觉得一切都还很顺利,他喝了一口果汁,不解道:“所以?你说了这么多,应该不是在炫耀你是如何成功的把无辜的小羊羔拆骨入腹吧?”
“没错,你知道吗?直到电影散场一切都很完美,我原以为接下来我就只需要送他回家之后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登堂入室了。”
弗朗西斯的话让亚瑟差点被果汁呛住:“……搞了半天你最后还是为了这个吗红酒混蛋!?你真的弄清楚了到底什么叫谈恋爱吗!?”
亚瑟实在是受不了弗朗西斯的情商了,他烦躁地摆了摆手:“好吧好吧接着说下去,你们这对只交往了三天的情侣在激烈的性/爱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你的小可爱在你那该死的鼻子上咬了一口?”
“……我们没有做。”
弗朗西斯幽幽的语气让亚瑟一愣,因为他清楚弗朗西斯这个人有多么的……呃……反正被他看上的基本上逃不脱被吃掉的命运。
所以亚瑟的好奇心被狠狠地提了上来。
“怎么,你人性的那一面终于回来了?”
“……小亚瑟哥哥我人性的一面一直都在。唉……在看完电影后,我把小可爱送回了家。然后……”
“然后?”
“……然后我把他抵在门上开始接吻了。”
“……噗!!!!!!!!!咳咳咳你刚才说什么!?”
“对,我们两个接吻了。”弗朗西斯的表情一下子猥琐了起来:“最激烈的那种。”
“……”亚瑟在心中默默地为那位可怜的孩子点起了蜡烛。弗朗西斯,情场高手,在花丛中飘荡的艳鬼,飘到哪里哪里就有一朵无辜的娇花被其摘下,从未失手——这样的人的技术,即使只是吻技,也够那个纯洁的孩子晕头转向不知身在何处了。
“诶诶小亚瑟我跟你说,那个孩子一定还是一个处,他的反应实在太青涩了,说不定那是他的初吻?”
弗朗西斯的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芒:“你不知道他一开始惊讶的连眼睛都睁的很大,我可以在里面很清晰地看见我自己的倒影——当然我们离得很近也是原因之一,后来他的眼神就开始迷离了,我听见他开始喘息,他当时似乎紧张到手也不知道该放哪里了。哦——”
弗朗西斯舔了一下嘴唇,声音带上了一丝喑哑: “——现在想起他的那个表情我就要ying了。”
亚瑟很想叫井察来把这个不知“廉耻”怎么写的大yin棍丢进监/狱里以免他继续祸害人间。
“你知道,他那个惊慌的模样真的是太可爱了,对于这么青涩的孩子,哥哥我当然是要引导一下的,所以我对他说‘把门打开吧。’。然后他就迷迷糊糊地掏出了钥匙,把钥匙插/进了锁孔,接着我就听到了那个美妙的开门声——‘咔哒’的一小声,在当时我听来比天籁还动听。”
亚瑟忍着听完弗朗西斯讲了一大堆废话后,还是不知道他的鼻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不耐烦地打断了对方:“得了,红酒混蛋,你讲了这么多,可我到现在都没有听出来你除了在炫耀自己的调/情技能多好之外并没有讲什么重点。”
“小亚瑟,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亚瑟白了他一眼:“得了吧你。”】……没错,门开了,而我以为我已经看到了天堂的大门,美丽的天使在向我招手!结果……结果小可爱他一下子钻进门里面去了还把门关上了!哥哥根本没有看清楚他怎么办到的!然后哥哥又没有反应回来,在万能的惯性作用下,哥哥扑向了门……”
弗朗西斯摸了摸他可怜的鼻子:“接着哥哥的鼻子就撞到门上了……嘶,好痛。”
一旁的亚瑟已经笑得直不起腰:“哈哈哈哈红酒混蛋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回去一定要发脸书!!”
“……视频。”
“……算你狠。”
—TBC—
一直在脑海里脑补哥哥撞上门的样子23333333333根本停不下来23333333
小马修:我屮艸芔茻我们才交往三天为什么要这么激烈!
弗朗西斯:我屮艸芔茻我们已经交往三天了为什么不能做【哗——】的事!
↑这就是代沟吧=W=

10
#【求助】:只交往了三天的男票要做和谐的事情怎么破在线等!#
1L:楼主 努力刷着存在感
如题,今天晚上男票要和我那什么不过我逃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我以后怎么见他……
2L:嘿我最爱抢沙发了
沙发!
3L:愿天下情人终成兄妹
楼主你们一定是兄妹快去做检验吧!
4L: FFF团大法好
↑楼上简直不在重点上,对此我只想说……干得漂亮!
5L: 说话是一门艺术
呃……楼主我想问一下你们是谁追的谁啊?
6L:楼主 努力刷着存在感 回复 3L
我们不可能是兄妹……都是男的怎么可能是兄妹呢?而且我妈妈只生了我和我弟两个XD
7L:楼主 努力刷着存在感 回复 5L
他追的我……
8L: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腐女子
我擦!男的!?都是男的!?啊啊啊啊最近简直RP爆好!教练我要去跑圈!O(≧口≦)O!
9L:说话是一门艺术
……居然都是男的,这年头真的是基佬遍地走百合到处开啊……咳咳,我觉得楼主你的男票似乎……在这方面太急了一点?也许你可以跟他定一个时间,越长越好,到了那个时间之后才能做一些什么羞羞的事啊之类的2333333如果他因为这样就不理你了的话你就和他分了吧他只是想和你【哗——】
10L:为什么所有昵称都有人注册了
↑LS你太一针见血了……说的太绝对了吧,说不定因为男票暗恋楼主很久了之类的终于追到了所以忍不住了?【我一定是耽美漫画看多了
11L:永不单身一定要脱团
我绝对不要第11L!!!!!!!!
12L: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腐女子
……为LS点蜡#蜡烛#
13L:永不单身一定要脱团
我靠!!!!!!!!!!!!
14L: 楼主 努力刷着存在感 回复 9L
……这样啊。
15L: 楼主 努力刷着存在感 回复 10L
这种事情可能性很小吧?因为实际上我以前经常看到他身边一直在换人,男女都有……所以估计也是对我觉得新鲜吧。【叹气】
16L:问你一个问题
QAQ心疼楼主,摸摸楼主要对自己有信心啊。不过听起来你的男票似乎是个渣?不要大意地甩了他吧!
17L:谁出的注册问题我一定不打死他
↑LS你……人家只交往了三天啊喂这么快就分了?难道你是团员?
18L:其实我的眉毛并不是很粗
刚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了这个……我会告诉你我一个损友叫我出去喝酒也是说的这件事吗?不过他是LZ的相反面,他向男票求【哗——】对方很激动然后拒绝了他2333333
19L:做人啊难取名啊更难
↑LS求详细!
20L:Yooooooooo
↑LS你怎么可以这样,LSS我也要!
21L:其实我的眉毛并不是很粗 回复 19L
……这样不好吧,这里是别人的帖子。
22L:做人难啊取名更难 回复21L
_(:зゝ∠)_开玩笑的……话说回来LZ去哪里了?@ 努力刷着存在感
23L:努力刷着存在感
……看了一下大家的回复觉得都是在让我分手啊……有没有其他建议呢?【PS:其实我担心经过这件事对方就会甩了我了/(ㄒoㄒ)/~~
24L:Yooooooooo
LZ如果对方就因为不能【哗——】就甩了你的话我只想说这种男人千万不能要!记得如果对方真的要甩了你的话到时候一定要很高贵冷艳一脸不屑的说:“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祝你要么早日得艾滋要么终身撸。”←最后一句不要管
25L:做人难啊取名更难
↑233333333333333LS你真是够了2333333
26L:其实我的眉毛并不是很粗
↑LSS简直233333333
27L:努力刷着存在感 回复 24L
……噗,其实这样很带感不是吗?不过以我的性格最多在心中想想XD,如果对方真的甩了我的话我可能也只是会有些反应不过来,说不定等我反应回来后对方早就走了……之类的?
28L:超蝠一生推
LZ这样的性格其实很萌啊♪(^∇^*)
29L:我要报茎了
个人分析觉得LZ男票要么是那什么太旺盛,要么就是那啥观念太先进尔等凡人反应不回来,要么就是只是为了那什么才和LZ交往,要么就是被LZ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迷惑了一下子把持不住……嗯似乎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30L:说话是一门艺术
↑ls的昵称很丧失啊我真的要报茎了【咦?
31L:永不单身一定要脱团
LZ我建议你最好是静观其变等对方的反应,如果对方道歉就继续愉♂悦的玩耍,如果对方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最好也要提出这件事大家开诚布公地谈谈,如果对方要分手你就喜大普奔呃不是你就从善而流地分了,如果你下来细想其实对对方并不是很感冒就自己提出分手吧,只有三天感情不会很深吧?【大概】不要等到到时候陷得太深了再分就……嗯……
32L:愿天下情人终成兄妹
↑团长我发现了一个叛徒居然不拆情侣!【喂
33L:FFF团大法好
拖出去斩了!【咦?
34L: 楼主 努力刷着存在感 回复31L
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考虑一下的。顺便祝你好运,不会被真的斩了XD
35L:永不单身一定要脱团 回复 34L
LZ你/(ㄒoㄒ)/~~……

—TBC—

其实我真的很想看小马修说那句话XD
马修: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
弗朗西斯:ヾ(。`Д´。)小马修你怎么了你的角色属性不对啊!

11
【本章主米英,肾入。(←没有打错字】
【亚瑟会有OOC……因为我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这么八卦_(:зゝ∠)_】
阿尔觉得自己最近简直是倒霉透了。
上一次由于一些很和谐的事情导致亚瑟上课迟到,当然自己也迟到了……后来好几天亚瑟都不理自己,好不容易在周末把对方约到了游乐园,却在路上遭遇了堵车……
阿尔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向游乐场的大门,看见亚瑟站在大门口不停地看手表,对方看到自己后脸色不怎么好。
阿尔心想:太糟糕了,亚瑟一定不高兴了。
果不其然,当气喘吁吁的阿尔终于跑到亚瑟面前时,对方面露愠色:“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迟到了20分钟。”
阿尔咬咬牙,平复了呼吸之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HEY,真抱歉亚瑟,HERO我在路上遇到了堵车……最后HERO是跑过来的,所以迟到了。”
听到他这番说辞,亚瑟的脸色稍缓,不过语气还是不太好:“好吧,希望下次你可以按时到达。”他走进了大门:“我已经买好票了,我们进去吧。”
阿尔听到这句话后心中一紧:哦,GOD!居然让亚瑟买票!HERO本来打算自己买的!说好的HERO的爆棚的男友力呢!?
亚瑟走了一段后发现阿尔还没有跟上来,他疑惑地转头:“阿尔?你在发什么呆?”
阿尔这时才反应回来,连忙跟了上去:“来了——”
——游乐场·内部——
亚瑟站在导游图那里思索着要去玩什么,游乐项目实在太多他无法定夺,最后只好问阿尔:“阿尔,你想玩什么?”
阿尔早就等这句话了,他连忙指向了不远处的一个游乐项目:“HERO要玩那个!”
亚瑟看到他指的游乐项目时被吓了一跳,犹豫道:“你……真的要玩那个?”
阿尔拼命点头,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亚瑟只好无奈地答应了:“好吧,我们就去玩那个……”
——20分钟后——
等走出那个游玩项目后,亚瑟终于忍不住把挂在自己肩上瑟瑟发抖的家伙吼了一通:“够了阿尔!快从我身上下来!你快要勒死我了!我们已经出了鬼屋了!还有——”他粗于常人的眉毛皱在了一起,一脸嫌恶:“——你的眼泪鼻涕都蹭在我的衣服上了!!!”
阿尔这才松开了一直死死抱着亚瑟的手,用颤抖的声音小声说:“和HERO想的怎么完全不一样……”
亚瑟没有听清楚:“哈?你说什么?”
阿尔却不说话了,不过他的内心却是崩溃的。
因为阿尔知道鬼屋是泡妞圣地,同时也是显示男友力的好地方,所以他才选的这里。
以下为阿尔原来的脑补场景:
工作人员办的鬼出来之后,亚瑟娇羞地尖叫一声扑入了阿尔怀中:“呀~~我好怕~~”而阿尔则是温柔地楼主了亚瑟,一脸装逼:“没事,有我在。”
但是实际上呢——
工作人员办的鬼出来了不到3秒,阿尔便大叫一声挂在了亚瑟身上:“啊啊啊啊啊啊啊!!!!!”亚瑟被他突然的动作弄得一惊:“喂,阿尔!?从我身上下去啊混蛋!喂!”
阿尔装死中。
于是亚瑟只好任由对方一直这么“小鸟依人”地挂在自己身上,直到他们出了鬼屋。
“明明怕鬼还要去,阿尔你是笨蛋么?”亚瑟不停地数落着阿尔,而对方正沉浸在“計劃未通”的悲伤中,根本没有注意听亚瑟说了什么。
亚瑟还想说什么,眼角却在这时瞥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弗朗西斯。
他看见对方站在不远处,似乎正在等什么人。
难不成是在等他那位“小天使”?
【叮,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八卦心”已上线】
亚瑟决定呆在原地看看那位“小天使”的庐山真面目,弗朗西斯虽然和自己是朋友,但实际上他们基本上只在酒吧见面,对彼此在酒吧外的生活并不是很了解。
就像弗朗西斯不知道阿尔长什么样子,亚瑟也不知道那位神秘的“小天使”长什么样子。
……话说回来“小天使”这个称呼略羞耻啊,亏弗朗西斯叫的出来。
亚瑟正在心中默默吐槽的时候,弗朗西斯向前走了几步,笑着走向某个人。
哦哦哦哦来了!
亚瑟伸长了脖子望向弗朗西斯那方,他看见弗朗西斯走到了某个人的面前。
啧,怎么不转身,只看得见背影啊!
……咦?不对啊,弗朗西斯怎么要比对方高?不是说对方要比他高吗?
……他一定穿了内增高。
亚瑟这样想的时候,弗朗西斯面前的人转了一下身,脸正好朝向亚瑟这个方向。
亚瑟看到对方的脸的时候,他感觉一道天雷从天而降,将自己劈的里焦外嫩。
他僵硬的回头,看到阿尔还在那里“迷の忧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一脸震惊地转回头去重新看向弗朗西斯那面。
“……”
在十几秒的沉默之后,亚瑟转过身来,一脸严肃地问还在“迷の悲伤”的阿尔:“阿尔,我问你个问题。”
“……爱过……”
“…………谁问你这个了混蛋!我是想问你,你有没有兄弟?”
阿尔听到这个问题才如梦方醒:“诶,你怎么知道的亚瑟?HERO 我的确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只见亚瑟听完他的回答后脸色非常复杂地吐出了两个字:“卧槽。”
“?”
阿尔一脸不解:“怎么了亚瑟?”
亚瑟一脸沉痛:“……没什么,只是忽然觉得这个世界的恶意太深了。”
“??”
阿尔还是觉得很奇怪,不过他现在脑海里只有自己的“男友力の計劃”,并没有过多在意亚瑟的反常。
他一把抓起亚瑟的手跑向了其他项目:“好了,亚瑟!我们去玩那个吧!Hhhhhhhhhhhhhh!!”
“……喂!笨蛋!你跑的太快了啊喂!”
—TBC—
【系统提示:恭喜您窥见“小天使”真容】
亚瑟:我真是哔了狗了(╯‵□′)╯︵┻━┻第一眼还以为是阿尔吓死我!

12
【本章出现的妹子是原创的……而且这章小马修和哥哥都有较严重的OOC_(:зゝ∠)_依旧肾入】
讲台上的教授正一本正经地传授着知识,讲台下的马修正在专心致志地听着课,时不时的记一下笔记,不过有的人似乎并不想他好好上课,一个声音忽然从他身旁钻进了他的耳朵里——“马修,打扰一下,我想问你一件事。”
马修疑惑地转过头看向对方:“莎拉,现在是上课时间,有什么事你可以下课再……”
“哦,别,这件事在我心中憋了很久了,如果让我忍到下课再问你……”莎拉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还不如让我去死好了,这个折磨我很长时间的问题也可以随我一起进入坟墓。”
听到她这么说,马修只好无奈地搁下笔:“好吧,你想问什么?”
“嘿,我就知道你很好说话。其实吧,马修,这个问题有很多人都想问你——你是不是在和弗朗西斯交往?”
听到这个问题后马修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咳、咳!Excuse me,你刚才说什么?”
莎拉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回答道:“拜托,你怎么那么惊讶,你最近和弗朗甜心走得太近了——你想想,一个在之前完全没有任何交集——性格喜好什么的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从某一天开始忽然走得很近,他们一定是在交往啊!”
马修弱弱地反驳道:“万一他们是在做朋友呢……”
“哦,我亲爱的小马修,你这个推测所成立的可能性太小了。”莎拉一下子凑到马修面前,碧蓝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就拿我个人来说,如果让我和一个与自己没有一点相同爱好、性格也是两个极端的人成为朋友的话……呵,还不如让我和他做情侣,那样可能还要更有趣一点。”
莎拉并没有注意到马修眼里闪过一丝慌张,她将身子收回位子上,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她撑着头看着马修,金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好了,可爱的小马修,你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你是不是在和那个可爱的甜心,那个富有魅力的优雅绅士,我们全校的公众情人——弗朗西斯交往?”
马修听到自己咽了一口唾沫,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在这里承受这种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的询问——或者说是逼供。他有些慌了:“我,我拒绝回答……”
“噗,马修你实在太可爱了,你不知道有时候不回答就是变相的肯定吗?”
我当然知道。马修咬了咬唇,可是除了这个我还能回答什么呢,难道我要大大方方告诉你:没错,我在和你口中那个所谓的什么可爱的甜心,富有魅力的优雅绅士,全校的公众情人——那个不知道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称呼的在交往第三天就想上/了我但是没有成功的——弗朗西斯交往吗?
虽然弗朗西斯先生并没有明确说过什么,但是他似乎不想公布两人之间的恋情。自己也不能擅自就将这件事说出去,这样大家都会很尴尬,更何况我们现在的情况也很尴尬——自从上次去了游乐园后弗朗西斯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自己,天知道他是不是想单方面分手——以这种“啊我们这么久不联系就是代表分手你不造吗”的方式。
马修长叹一口气。
在这种时候更不能将恋情捅出去,万一弗朗西斯知道后说“我们不是分了吗”……那自己真是怎么也说不清了。
马修越想越烦躁,到了最后将头搁在桌子上,也不再去注意听莎拉后来究竟又说了什么。
马修就保持着这样“我只是把头搁在桌子上并不是在上课睡觉”的姿势到了下课,听到下课铃响起后他才慢悠悠地抬起头打算收拾东西回家,但他却意外地看到有一个人站在他的面前。
“小马修,你现在放学了吧,之后有空吗?”
“弗……弗朗西斯先生?”
没错,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弗朗西斯·可爱的甜心·富有魅力的绅士·全校的公众情人·交往第三天就想上/了马修但是没有成功·波诺弗瓦。
对方正笑吟吟地望着他,他穿着一件做工精致的白色西装,平时散乱的金发此刻正被一条美丽的蓝色丝带扎在头上,手里还拿着一束非常虐单身狗的鲜艳欲滴的玫瑰花:“如果你有空的话,我有荣幸邀请你吃顿晚饭吗?”
马修看着那如火焰般热情的花瓣忽然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他已经开始口齿不清了:“呃……当,当然……”
听到了满意的回答,弗朗西斯脸上的笑容又绽开了几分,他温柔地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我等你把东西收拾好,一会儿我们就去吃晚饭。”
马修胡乱地点点头,他低着头收拾物品,可爱的耳朵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他清楚地听见了周围同学的窃窃私语,还有一些莫名的尖叫声,当然还有离他最近的莎拉的戏谑的声音——
“哦。小马修,现在你可不能否定什么了,因为你的男友已经以一种特别张扬的方式向全天下宣布了你们的地下恋情。说实话,这种方式实在太招人嫉恨了,因为它实在是——太赞了!!”
—END—
没错到这里就完结了。
当时本来还要打算写的,不过后来想想就这样结局似乎也不错。
不过也都是一年前的文了。
也许有空会续写吧。
谢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45)

© 芒果味汽水 | Powered by LOFTER